一個人永遠守候另一個人,是不可能的。

理解一件事需要一個過程,理解一個人也是一樣,雖然不能完全暸解,但只要有時間,總會理解到的,而且比其他人都理解得砌底。

希望你記住我,記住我這樣活過,這樣在你身邊呆過,可能永遠一直記住?

你的身影在我的腦海中如此浮現出來,總是需要一點時間,隨著歲月的流逝,所需的時間也愈來愈長。

心目中的記憶遲早要被沖淡,即使你強調說:「希望你能記住我,記住我這樣活過,存在過。」
我悲哀的難以自禁。

死非生的對立面,而是做為生的一部份而永存。

或許我的心包有一層硬殼,能破殼而入的東西是極有限的,所以我才不能對人一往情深。

當秋天過去,冷風吹過街頭的時節,你挽起我的胳膊,特別冷的時候,
就緊貼在我身旁簌簌發抖;你所希求的,並非是我的臂,而是某人的臂;
你所希求的,並非是我的體溫,而是某人的體溫;而我,只能是我。

你的雙手搭在我肩上,目不轉睛地凝視我的眼睛,那瞳孔的深處,黑漆漆,濃重重的液體旋轉出不可思議的圓形。
這對如此美麗動人的眸子久久地,定定地注視著我。隨後,你踮起腳尖,輕輕吻了一下琲瑭y頰。瞬間,我覺得一股暖流穿過全身,心臟都好像停止了跳動。

你似乎想起了甚麼,停了一會兒,之後就像審視甚麼世間珍品似的凝眸注視著我的眼睛。
仔細看去,我發現你的眼睛是那樣的深邃而清澈,令人怦然心動。

這些日子總是這樣,一想表達甚麼,想出的只是對不上號的字眼。
有時還完全相反,可要改口的時候,頭腦又混亂得找不出詞來.甚至自己最初想說甚麼都糊塗了。
好像身體分成兩個,相互追逐遊戲似的,而且恰如其分的字眼總是由另一個我所擁有,這個我絕對追趕不上。

很多事我還不甚明白,盡管我在盡力而為,也許我們對愛情的追求已超越了我所想的程度,也正因如此,我們才繞了許多彎路,或在某種意義上已誤入歧途。
我也想過,也許我不該那樣做,但此外別無他法,當時我在你身上感覺到的親密而溫馨的心情是一種迄今我從未曾感受過的情感。

心裡失落了甚麼,而又沒有東西填補,只剩下一個純粹的空洞被棄置不理。身體輕的異乎尋常,語音虛無縹緲。

螢火蟲消失之後,那光的軌道仍久久地印在我的腦際。那微弱淺淡的光點,彷彿迷失方向的魂靈,在漆黑厚重的夜幕中徬徨。
我幾次朝夜幕伸出手去,指尖毫無所觸,那小小的光點總是同指尖保持著一點.不可觸及的距離。

是不是覺得,沒怎麼被愛過?

linj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