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了十年,我會認不出來這個瑪麗,是小時候與
我在一起的瑪麗。女人會變的,我們男人便沒有
這個本事。

有人不相信「心疼」這個形容詞,他們福氣很好,
但是每當我想起蔡小姐,我的胸口就牽緊似的。
我叫這種感覺「疼」。它不像刀割,但也夠受的。

盼望得太久的東西,最好不要得到。

於是我發覺這個世界上,人可以分為兩種。一種
是專門去遷就人的,,一種是享受被遷就。我想
我生下來,就注定要去遷就別人。

我喜歡相信人。

但是你會吃虧,吃了虧會學乖。所謂乖,便是不
再信任人,不再天真,不再純潔。

這個時候,瑪麗坐在窗前,風輕輕的吹她的頭髮。
她說這種話,很自然的樣子,娓娓道來,神色自
若,我便知道,瑪麗再不是那個臉上長小庖庖、
一碰便會哭的女孩子了。我失去了一個朋友。

我的胃,有點像被東西塞住了似的。我的嘴巴裡
是苦苦的。我疲倦地倒在床上。我翻了一個身,
閉上了眼睛。

我是這樣的愛她。

亦舒 - 我這樣地愛她

linj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