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 -
曾經以為可以百年的美味舖子,原來只有短短的兩年,我並沒有特別難過,只是忍不住嘆息,許多事,我們以為可以天長地久的,都是這樣的吧。其實,我很願意再度去澳門尋找那個小小的店舖。

我想念樹林裡的微風,我想念當時的自己。我將會記得那栽種在黑夜森林裡的,恆久的歌聲,像是一種幸福的允諾。

生活中的瑣碎折騰和挫敗,都是不可避免的,安然度過以後,便有了一種慶幸與感激。
真正可貴的幸福,不是從快樂中來,而是從憂愁中來的。

我並不是那麼快樂,我只是堅持,不肯讓痛苦掠奪了我的快樂。

在這黃昏的天光中,竟恍惚覺得是置身在晨曦裡。明明是一日之將盡,卻好似一日正要開始,所有的不如意可以重新來過,所有已經錯過的,猶可追回。

我們在欲睡的午後時光,喃喃地訴說自己的夢想與憧憬,看著我的朋友緩緩地點燃一圈蚊香。

當年不知道甚麼原因,會要好到這樣的程度;就像後來不知道甚麼原因,就這麼疏淡分散了。奇怪的事是也沒有傷痛或者不捨的感覺,就像天明以後,看見燃盡成灰的蚊香。

原來,我只是在午睡時作了一場夢,經歷了成長,經歷了許多不可彌補的錯誤與憂傷。

時?–
下雨的黃昏,我打著傘經過車站,想起車窗上佈滿水珠的城市景色,濛濛地,帶著詩意的溫暖。
林間一陣風吹過,把霧吹散了,吹來一陣細雨,涼涼的雨絲落在肩上、髮上、,我閉上眼,深深呼吸。春日已遠,夏日喧嘩剛過,雪猶未至,我看見了生命中細微閃耀的秋光。
是我九歲那年的蝴蝶,我認識牠,牠也認識我似的,在我身邊盤桓,修長翼翅,靛藍色光澤的蝶,多年後再相逢。我微瞇起雙眼,靜靜聆聽,遠處隆隆而至的,是不是飛翔的廚房?

我做了暌違已久的夢,夢見自己不小心踩破了一片瓦,破洞變得很大,我直直的墜落下去,心中想著,還好樓不高,很快就可以著地了。但,我的墜落卻永無止境,不停不停地,很深很深地,深到連自己的呼叫都聽不見。

你彷彿感應到我的眼光,轉過頭,你對我微笑了。你微笑著不對我說甚麼,我覺得這就是我已久候的。我在一瞬間感到自己明螢皎潔起來,像一隻螢火蟲似的通體透亮。世界在愛人面前把他龐大的面具卸下。它變成渺小得像一支歌,像一個永恆的接吻。

愛或許是不該試煉的,因為愛禁不起試煉。愛的本身已經充滿太多弔詭離奇,難以捉摸的變化,我們使出全身解數去捍衛它,都有可能漏失,我們傾全部身心去保持它,都有可能變質。那麼我們又怎能將愛的路途圍上欄柵,將愛的宮殿築在絕壁?

我們都放棄了很多珍貴的東西,才能在一起。我們是如此信賴的把自己交託在對方手上,我們曾經成全過彼此最奢侈的夢想,我們曾經那樣真摯的許諾未來。最後,我終於失去了你的微笑。

此刻,我開始另一次的等待,等著與你不期而遇,我相信我們還會重逢,不管要等多少年。那時候,我只等你的微笑,你什麼都不必說,只要一個微笑,我便明白,你已經原諒我,於是我被釋放。又或者,在想像你微笑的時刻,我已自由。

告別 –


我們來到相同的車站,在月台上等待著不同方向的列車進站,我的列車進站了,我向他微笑著,點點頭,告別了。他的身形在列車的速度中,只一瞬間就消失不見了,比我想像的還虛幻。我們一直是反方向的,而且,從此也不會是相同的了。

原來,楓樹這樣香。原來,老去的歲月,也可以這樣愜意安穩。在晨光微微裡,我忽然惦記那些還沒寫完的故事,並且知道,它們將有一種完全不同的發展與情調。

青春 -
青春,是冰做的風鈴。

linj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