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熱的夏天,四周都好像烤箱一樣,火熱乎乎的,皮膚和頭髮都被曬得發熨,騎著單車上街,一直來到一望無際的大海。


四周一片白茫茫的,望不見盡頭,對面站著的,是那位我非打倒不可的對手,這是在夢裡嗎?


我試圖努力在視線內找尋一點不是白色的事物,找了一遍,再一遍,我不斷地向前走著,四肢開始僵硬,眼前的境像漸漸模糊起來,我失去了知覺。


模糊之中,我好像見到了一束鬱金香,在燃燒,慢慢地燒燼了,四周又陷入了黑暗之中。不想被黑暗佔據,我鼓盡餘下的氣力逃走;不想被黑暗吞噬,我拔足狂奔。


睜大雙眼,我發現自己仍身處在睡房裡,屋子裡還是一樣的悶熱,老掉牙的風扇還是呼呼地作響,我只記得那束鬱金香,我好像在哪兒見過。

linj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