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關門了,年青人,明天再來吧!」甜品屋老板的呼聲喊醒了熟睡正酣的我,一時間正想破口大罵是哪個不通氣的傢伙打擾本少爺的好夢,一睜眼卻望見了老 板的一臉兇相,再看一看錶,哇!十二點多了,整間店裡只剩下我一個顧客了,而且還是只喝了一杯咖啡…我立即賠著笑臉,給了錢,一溜煙跑出了鋪子。

走在寂靜的街道上,心裡有些不忿,她怎麼老毛病又犯了?這一次又被她放鴿子了!她就是這樣,愛爽約便爽約,絲毫不理會別人的感受!拜託,要是其他人,等一兩個鐘頭已經很了不起了!唉,誰叫是我是她的死黨呢!也許她是我命中的剋星,注定前世欠了她的!

在孤單的身影陪伴之下,不經意地又回到了平日吃午餐的休憩公園,望著渺無邊際的夜空,水銀的月光灑落在公園的草地上,躺臥在其中,身心都沐浴在夜的懷抱裡,將剛才的不快一掃而空,心想如斯幽靜的環境實不應浪費,應盡情享受夜之美才對得起自己,難得悠閒!

忽然有一個人影出現在我的面前,「鬼呀!」我本能立即想爬起來,「碰」的一聲額頭撞額頭,霎時間火星撞地球,我摸著疼痛的額頭,正想向那人開火,忽然一把熟悉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裡。

「幹嘛啦!膽小鬼!這點小事就嚇成你這樣,還說甚麼可以保護我呢,哼!」

原來是她…

「喂大小姐!妳這樣的出場法未免太特別了吧?人嚇人,沒葯醫的!」我盡我的能力反駁著,剛才的不滿加上現在的虛驚一場,新仇舊恨,一時間為之氣結。

「喂!你撞疼了本小姐的額頭還敢這麼大聲跟我說話?幸虧本小姐大人有大量,看著一場死黨份上,饒你不死!」她雖顧著搓揉紅腫的額頭,還不忘維護她自己的面子頂我兩句。

「多謝大小姐海量汪涵,小的感激不盡!大恩大德,莫此難忘...」心想好像錯全在我似的,看她的樣子己把今天的約會忘的一幹二淨了…

聰明的她當然知道我的不滿,不等我說完,便又打開了話閘子「哼!有不滿便直說!不用轉彎抹角,語帶雙關的,你以為我聽不出來你口不對心嗎?」

本來就沒她那麼會說的我,氣得漲紅了臉,正當我想著怎樣反駁她的時候,她卻又搶先一步發言了﹕「嗯…我知道今天是我又忘記了約會…沒想到會此刻在這裡碰見你!跟你說聲對不起…不要生我氣好不?還有…你額頭沒傷著吧?」

唉!看吧!突厄而直率的道歉又令我氣不下去了,就算我之前有多大的憤怒和不滿,在她面前,我就偏偏一點兒脾氣也發不出來,拿她沒辦法!她那一雙會說話的眸子好像會看透我的心似的,我知道我又一次敗在她的天真坦誠的性格上…

「喂~~~~~~~~!你在發甚麼呆?走啦!天賜給你的好運讓你再碰見本小姐尊駕,要懂得珍惜,這次約會還沒完呢!」說完她便拉著我再次走進她的世界。

這一夜我感覺到她雙手的溫暖,望著她在月光下的身影,我多麼的希望此刻時間為我停止不動,但我心裡明白,她的世界我永遠也進不去,我只能當她的哥們兒的。

或許,進不去的世界,才是最美好的。我跟自己說﹕「我的身份,只是朋友,看到她快樂,就算傻傻的等待,也是一種幸福。」

linj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