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明白 無人願做甚麼
怎知一聲不響竟已當作是道別
假若錯過 只要求多一次已可
只要留多刻已可 可惜求得早已太多
對話不多 見面不多 那就不補救麼
我很想知道為何 遺憾那麼多

當忙中總有錯 很多人都拖
我們都可 再重新相愛過
很多人都可 我們不可 我們不可 這樣輕率錯過

晏 - Eric Kwok 詞:林夕

linj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