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保留,我在保留著無法保留的東西;要說獲得,我可以獲得被拋棄的一切。

有一半含義被我忘卻,我只記得她在我的身邊,可是沒有想到她遠在千里。愛情的一半是相會,這我見過,但愛情的另一半卻是分離,這卻是我沒有見過的,再也看不到那遙遠的永不滿足的幽會;近在咫尺的屏障已豎起。

兩個人之間,橫亙著無限的天宇;在那裡一片寂寞,在那裡沒有話語,只有用笛聲去填補那巨大的寂寞。

泰戈尔詩集 - "隨想集.雲使.一


linj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